真钱游戏平台 - 每天发现一点点
每天发现一点点!
当前位置:一点点 > 情感日志 >

怎样过上想要的生活

分类:情感日志 时间:2017-08-11

我们只有在迷失之后才会开始理解自己。

——亨利·大卫·梭罗

1_131013103622_9.jpg

假设你决定开车去某个城市(比如佛罗里达州的迈阿密市),并且买了一张地图来帮助你识路,然后便开始了这趟长途之旅。

时间一点点过去,你急切地在高速路上寻找着路标,以确定自己没有走错方向——“迈阿密:1000英里”;“迈阿密:500英里”;“迈阿密:300英里”。最后,你看到了“迈阿密:下一个出口”。你不由得暗想:“终于到了啊!”

现在,假设你原本满心期待着迈阿密会是一个温暖的热带城市,然而在你进城之后,却惊讶地发现,这里寒冷无比,大雪纷飞。冰冷的每一寸地上都被冰雪覆盖,无论你望向哪里,都看不到任何跟海洋或沙滩有关的标识。你忍不住询问路人这里是不是迈阿密,结果他们都用奇怪的眼神打量你,仿佛你是个疯子。

你坐在车里,彻底懵了。你盯着那张地图,确定自己是严格照着地图的指引才来到这里的。你看着车窗外的大雪,又看了看你的地图,摇了摇头,无法相信这一切。

其实,真钱路上也经常如此。我们想要结婚,结果却仍然单身,或者离异,或者丧偶;我们想要完成某个目标,结果却因为无法掌控的环境因素而没能实现;我们想要过某种生活,结果却被困在另一种生活里。我们不由得想知道自己究竟遗漏了什么。

1引导你走向他人之梦的地图

我们在成年时期所依赖的这些地图,是在什么时候、如何获得的?为什么它们有时要将我们带到不想去的地方?

我们大多数人在为自己规划真钱的时候,都还年轻,很容易受到亲朋好友的影响,总是被童年时期未能解决的问题所左右,被我们所生活的社会强加于我们的价值观所左右,甚至根本无法清楚地意识到这些情况。

“我要像我的父母那样。”

“我不要像我的父母那样。”

“其他人都结婚了,也许我也该结婚了。”

“我家里的每个人都去读了研究生,也许我也该去。”

……

像这样的观念,每天都围绕在我们周围,而我们却并没有意识到。它们或使我们屈服,或使我们反抗,但无论如何,全都是为了阻止我们独立地规划出自己真正想去的地方。

也许我们坚信是用自己的双眼看着这个世界,而不是父母、家人或社会的。只有当我们竭尽全力学会了亲眼去看时,才有可能看到自己的世界。

640.webp (13).jpg

2隐秘的计划表和最后期限

我们的生活,其实跟寻宝游戏一样,需要在特定的期限内,拿到“必须得到的物品”。我将这个期限称为“隐秘的计划表”,表单中不仅列出了我们应该达到或完成的目标,同时也规定了我们需要在什么时间内完成:

“我要在4年内读完大学,毕业后马上找到一份工作。”

“我要在22岁的时候,自己买一套房子。”

“我最迟要在30岁之前,找到命中注定的那个人,并且结婚。”

“我要在40岁之前生几个孩子。”

……

你的“隐秘的计划表”反应了你的价值观和生活方式,许多目标都是物质上的,但也有一些是心灵上的:

“在拥有自己的孩子之前,一定要治好我童年的伤痛。”

“在父亲去世之前,一定要少对他发脾气。”

“练习25年的冥想之后,我一定要受到启迪、变得豁达。”

……

表单中的那些目标就像是一群暴君,压在我们肩膀上,让我们喘不过气。然而,我们却又通常意识不到这些隐秘的计划表的存在——也就是说,直到我们在无意识中错过了某个期限之后,才会意识到它们的存在,而这时候,我们就陷入了危机。

3当对的真钱让你感觉不太对劲

有时,阻止我们前进的并不是困难和挑战,而是幻灭和迷失。我们惊讶地意识到,自己到了这里之后,并不快乐。而让我们感到万分不安的是,不知道自己所在的这个地方究竟是不是曾经一直想要到达的地方。

当生活不如意的时候,我们就会感到不快乐,但这种不快乐是我们可以忍受的。但是,如果我们所期望发生的事情都发生了呢,一切又会变得怎样呢?我们还会不快乐吗?

“如果这些都不能让我快乐,那么什么能让我快乐呢?”我们不禁要问自己:“我现在该怎么办呢?”

很多人认认真真地设计和打造了自己的生活,但最后显然并没有因此而感到快乐。他以为在彩虹的尽头会看到金色大地,却没想到看到一条令人沮丧的破旧的死路。而他只知道这一张地图,只幻想过这一种真钱。

4对损失和缺失毫无准备

据统计,1987~1997年间,接受抑郁症治疗的美国人从170万激增到630万。此外,其中有些人还加倍服用抗抑郁药。

有一位84岁高龄的朋友总是对我说:“这些年轻人啊,总是抱怨这,抱怨那,如果我是你啊,就会对他们说,‘别跟我说什么苦啊难啊,我们这一辈人最清楚什么叫苦难了。’”

这话说得没错。我的外婆和她父母所遇到的困难、灾难和损失,远比我这辈子遇到的要多得多,但他们却应对得比我更好。为什么呢?因为他们在成长过程中从来没有期待完美,只有承受,所以他们承受住了。

放眼整个人类历史,我们这一代人的生活无疑是最舒适的,我们所拥有的财富是最多的,我们的一切都是最好的。然而,我们也是最痛苦的。我们对自己的期望远远高于前几辈人,与此同时,我们的承受能力却远不及他们,导致我们对于自己和身边的种种损失和缺陷都毫无准备。

5自我迷失

你有没有回到离开了多年的城市或农村,去看看孩童时期的邻居呢?你肯定会情不自禁地去寻找一切让你熟悉的东西,努力地搜罗着曾经的回忆,找回曾经的感觉。“这是我的小学!”你会大喊起来,你高兴地寻找着每一个地方,缅怀往事。

很快,你开始注意到消失了的东西。“这里以前有一栋楼,”你会皱着眉头,对你的同伴说,“天哪!不敢相信,公园竟然不见了,我们以前经常在那里荡秋千,现在竟然变成了商业街!”你走过一个又一个已经不复存在的地方,最后无奈地叹了口气,“一切都变了”。

当我们失去了自我的时候,就是这种感觉。我们观察着自己的真钱,寻找熟悉的地方,结果却惊讶地发现,自己已经远离了那些曾经让我们感到安全又熟悉的人和事。

也许你会感到吃惊,也许会恼怒不已,也许会十分迷惘,但无论如何,醒了就是醒了。你的知觉灵敏起来,甚至会感到痛苦。于是你环顾四周,慢慢发现了自己走到了哪里,身边有些什么。

除了你熟知的“你”,除了他人期待的“你”,还有一个真实的“你”。也许这就是你在前往幸福的路上丢失了的“你”;是需要找回的“你”;是刚刚发现的“你”。

640.webp (12).jpg

6过渡仪式

“过渡仪式”就是一道门,宣告着我们结束了真钱的一个阶段,进入了下一个阶段。

传统社会很重视这样的过渡时期,借助各种典礼和仪式来表达他们对此的崇敬。在古老的印第安文化中,人们会派年轻人进行祈求幻想仪式。这些仪式是几千年来帮助许多人完成了真钱的过渡。

现代社会也拥有自己的“过渡仪式”,包括各种形式的派对。比如,为孩子们举办隆重的生日派对、挥霍奢侈的初中和高中毕业派对、奢华的婚礼、乡村聚乐部里举行的周年庆典、公司里的退休聚餐。

人们举办这种派对,是因为他们认识到了外在世界发生的变化,比如自己到达了某个年龄阶段,参加了某种社会组织,或者获得了某种水平的事业成就。如果无法认识自己的过渡仪式,就很容易在真钱的旅途中迷失方向、灰心沮丧。

也许,我们正处于某个十分强烈的过渡和变化时期,但我们却错误地将它们解读成了失败、软弱,甚至极度愚蠢的时期。如此一来,我们便无法在内心深处向我们的过去道别,无法放下过去的事物,无法真正开始新的真钱阶段。

//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