真钱游戏平台 - 每天发现一点点
每天发现一点点!
当前位置:一点点 > 情感日志 >

幸福,就是傻瓜遇到笨蛋…

分类:情感日志 时间:2017-07-27

640.webp (8).jpg

01

白鸽迷迷糊糊的醒来,正准备下床,却发现她床上的被子下似乎还有一个人,她掀开被子一看,一个完全陌生男人的脸就这么出现在她的眼前!

她惊呆了,惊恐的望着熟睡的男人,从男人裸露的身体,再想起自己下半身的疼痛,她烦躁的拍了拍自己的额头,她居然跟别的男人上床了?

并且她记得还很是享受?

怎么会这样?此刻她才感觉到她心底的寒意不受控制的冒了出来:她这是出轨啊!

突然她的腰身被人从后面抱住,一声低沉的男声打断了她的思绪。

“在想什么宝贝?”

白鸽感觉到男人不安分的双手依然游走在自己赤裸的身上,顿时羞愤交加,她回手就是一巴掌,却不料被男人抓住了手腕!

“才一晚上就想翻脸不认人啊!”

“滚,马上滚出去!”

男人并不生气,继续躺倒在床上:“这是我家!”

白鸽这才开始打量起房间,她突然生出一股无力感,她这是怎么了?秦伦才出差两天,她居然就放任自己跑到一个陌生男人家里来了?

还是说她真的是太久没做,所以已经饥渴到不顾一切的地步了?

白鸽犹在懊恼,却见男人丢了一件衬衫过来:“你衣服昨天撕烂了,不介意的话,就穿这个吧!”

白鸽接过衣服,轻声说了句谢谢。

其实她不该将怒气发泄在这个男人身上,毕竟说起来昨天晚上从头到尾都是她自愿的!

男人也很识趣的走出房间,白鸽这才发现,这个男人不仅有着不输给秦伦的出众外貌,就连身材都该死的跟秦伦一样的好!

天!她在想些什么东西!这个男人怎么能跟秦伦比?

她有多爱秦伦只有自己知道,难道在一次酒后的欢好就让自己春心荡漾了!她使劲的摇了摇头,想要甩掉这种思绪,却在走出门的那一刻,又听到男人说了一句:“我叫周昊,后会有期!”

640.webp (9).jpg

02

白鸽回到家中,就给自己冲了个冷水澡。她告诉自己,这只是酒精作祟,这件事一定要忘掉。

她将自己全部投入到了工作之中,每天忙忙碌碌,只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,她偶尔还是会想起那天晚上与那陌生男人的一夜激情。

“叮咚!”一声门铃响起,白鸽打开门一看才发现是一个月未见的老公秦伦。

她兴奋的扑入秦伦怀中,享受着专属于他的气息。

秦伦一把将白鸽抱起,然后将她放到自己的腿上:“赶紧从实招来,有没有想我?”

白鸽忍不住就亲上了秦伦的嘴。

秦伦也不含糊,马上就将白鸽压在身上,两人做了好一番前戏,白鸽的手顺势就伸向了秦伦的底裤,突然,秦伦猛的一把推开白鸽。

他的脸上有着羞愤,白鸽最害怕的就是秦伦的这种表情,一个男人长得再好看,如果脸上出现凶狠的表情,依然让人觉得毛骨悚然。

“对不起。”

两人几乎是同时说出声。

又一次陷入一段沉默之中,秦伦站起来身来:“我去洗澡!”

白鸽点点头,对于秦伦,她真的不知道她是该庆幸还是该哭闹。

秦伦有着如刀刻般的深邃五官,还拥有八块腹肌的完美身材。若单看外形,秦伦绝对会满足很多女人对男人的要求。

好吧,她承认,她是个外貌协会的女人,她就是看中了秦伦这点!

可就是这样一个不输给偶像男明星颜值的男人居然已经不能人事,你说说作为妻子的她能不憋屈吗?

当然秦伦也不是一开始就这样。只是结婚之前出了一次车祸,他就有了这种障碍,到现在已经半年了,一直都没有过好转。

沉寂在自己思绪之中的白鸽,没有看到秦伦已经洗完了澡。他轻轻的拉过白鸽的手:“我妹妹要来这边工作,能先暂住在我们这边么?”

白鸽一愣:“你是说秦琪?”

秦伦点了点头。

白鸽本能的皱了皱眉头,对于秦琪做过的那些事,她到现在都无法释怀,想到她还要跟自己住在一个屋檐下,她就头皮发麻!

“要不还是给她租个房子吧,你也知道她对我……”

“不会的,她已经懂事了,而且你现在是她名副其实的嫂子!”

“话是这么说,只是她还带个孩子,那得多闹腾啊!”

“孩子不会带过来。”

白鸽还在想用什么理由拒绝,却在看到秦伦祈求的眼神后,又一次点头应允了。

她爱秦伦,不管他什么要求她都不忍心去拒绝。就算是当初她跟秦伦结婚,秦琪告诉自己:她跟秦伦不是亲兄妹,而是一直相互爱慕的恋人,她都没有想过要放弃!

她告诉自己,秦琪就是嫉妒!谁叫秦伦如此优秀呢?

所以出了车祸后,秦伦不行了,她都想过就算一辈子都这样,她也会守着他!

640.webp.jpg

03

第二天一早,白鸽就被秦琪的声音吵醒。

然后她毫不意外的就看到秦琪整个身子都黏在了秦伦身上,那感觉怎么看都像是故意做给她看的,这点让白鸽无比反感!

她刻意将脚步走的很大声,秦伦立刻就喝止了秦琪:“多大了,还喜欢粘着哥,去你房间收拾下。”

秦琪马上听话的点头,斜睨了一眼白鸽,略带挑衅的走进了给自己准备的房间。

白鸽一看她这个表情顿时火大的要死,一屁股就坐到了沙发上。

秦伦无奈:“等她找到工作了,你就可以不用天天对着她了。”

话虽如此,可是都一个多月过去了,秦琪别说工作了,她几乎是连找都没找,不是到处玩就是在家就粘着秦伦。而对自己不是白眼就是冷笑!

这也就算了,最让白鸽受不了的是,每天晚上她跟秦伦睡觉之前,她非要秦伦去给她讲故事!

多大的人了,还他妈非要讲故事才能睡着?

白鸽实在是看不下去了,而秦伦也只会说没办法。无奈之下,只有眼不见为净,所以现在只要一下班她就会去好友的酒吧内坐着!

“我说你最近是怎么了,来我这这么勤?”好友坐到她身边,顺便给她摇了一杯鸡尾酒。

白鸽白了一眼,正待说什么,却发现舞池里出现了一个她熟悉的身影——秦琪!

好友顺着她视线望去,舞池中的秦琪正在跟不同的男人贴面热舞!

“哟!这女孩放得很开嘛!”

眼看那些男人已经开始对着秦琪上手,白鸽赶紧放下酒杯就走了过去,一把将她拉了出来:“你看不到人家在对你乱摸吗?”

秦琪冷笑一声,甩了甩自己的长发:“关你屁事?”

白鸽想到秦伦对秦琪的宠爱,压下心中的不满:“要不是因为你哥,你以为我想管你?”

秦琪将白鸽打量了一番,又看了看她旁边的男人,附耳至白鸽轻声说道:“我哥没满足你吗?你出来偷人了是吧?”

白鸽气极,不再搭理她。

秦琪说到了她的痛处,谁叫秦伦是真的不行呢?

640.webp (5).jpg

04

白鸽回到家,心里还是颇为不舒服,她只是个正常的女人,也有正常的需要,自己的老公却不能满足自己,难道她真的要一辈子都过这种无性婚姻么?

看着旁边已经呼呼大睡的秦伦,好看的睡颜,突然让她生出一种她说不出来的烦躁。

罢罢罢,谁叫他长得好看呢?

只是正待入睡之时,秦琪回来了,还伴随着一个男声。

白鸽皱起眉头,秦琪这是带男人回来睡觉了?

隔壁房间传来的呻吟声证实了她的猜测,期间还伴随着男人的低吼,白鸽很反感却又不好现在去说什么,只能用被子将自己的耳朵紧紧捂住!

然而不知道秦琪是不是故意的,好像刻意的将自己的声音喊到更大。白鸽忍无可忍,气势汹汹的来到了秦琪的房门前,正准备敲门,才发现房门根本就没关,她可以清楚看到被子底下两人运动的身影……

一时之间,白鸽突然觉得口干舌燥,眼睛竟是没有移开过半分!

直到两人结束战斗,她才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!

眼见男人就要下床,她赶紧就藏进了卫生间。

她给自己冲了个冷水脸,抬起头时,却从镜子中看到一张男人的脸!

她还没得及惊叫出声,就被男人捂住了嘴巴……

///